一只Orange

哥你不娶何耽啊QAQ

【晨远】撩兄日常-凌·刽子手·远究竟断了谁的三千烦恼丝?

我又补了一截蔺晨视角…lei呀~lei呀~lei呀~

依旧是短的要死的段子…这一篇完全是院长角度…咱们来看看削人长发三千丈的刽子手凌远,背后到底隐藏了怎样不足为外人道的动机……
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

关于蔺晨的头发,凌远还是多少有些愧疚的。

亲个嘴就把人留了十多年的头发给削了,是不是过分了点。

凌远忍不住又想起三牛说蔺晨是个妖精的话,又不免觉得气闷,哼,削了好,省的整天甩着一头长发招蜂引蝶。

这些个凡人,我表弟也是你们能肖想的?

凌远盯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发了半天呆,不知怎么满脑子都是蔺晨才洗完澡,如瀑的黑发湿哒哒地淌着水珠,滴落在他苍白的胸膛上,滚落至脐下三寸围住的毛巾里消失不见。

凌远又想起帮蔺晨擦头发时,那湿润柔顺的触感,顿时心下一片柔软。

长发的蔺晨,是真的很美的。

凌远眨眨眼睛——就是太美了,才引人遐想。

没错,削了就对了。

2

养了十几年的长发说没就没了,你说这搁谁那儿能不膈应?

反正蔺晨是又气又难过,心塞得一天没吃下饭,也一天都不肯见凌远一面。

以前咋没看出来你凌远这么小心眼儿呢?

亲一下能少块儿肉还是咋?

你摸着良心讲你不觉得自己过分了吗?

凌远你个蛇蝎美人,哼!

讲真,蔺晨现在连镜子都不敢照,照一次气吐一次血。

怒火中烧的蔺晨又一次趁夜溜进凌远的房间。

看着床上熟睡的凌远,蔺晨是越想越憋屈,才亲一次,头发就没了,这不是亏得慌吗?

不行,反正头发已经去了,自己怎么也得亲回本儿来!
要不咋说气头上的人胆儿就是肥呢?

蔺晨压上凌远,一手握住凌远的后脑勺,就对着他淡粉色的唇瓣深吻起来。

熟睡的人毫无防备,轻易地就被打开齿关,蔺晨的灵巧的唇舌探入,攻城略地。

"唔…"

凌远无意识地嘤咛出声,却引得蔺晨下腹一热,吻得更加忘情。

涎水随着凌远的唇角落向他那纤长白皙的脖颈,蔺晨这才放开那被嘬得肿胀嫣红的唇,追着他嘴角的银丝舔吻下去。

当蔺晨烫热的唇落在凌远的脆弱的颈部皮肤上,蔺晨眨了眨眼,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。

凌远早晨被生物钟唤醒的时候,感觉有点窒息,有什么重物又将自己牢牢的压住。

咦?为什么要加个"又"呢?

凌远瞅了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,有些无奈,轻手轻脚,小心翼翼地把蔺晨挪到旁边,自己抽出身来,拿了换洗的衣物走进了洗手间…

脱下了睡衣…

然后凌远捂住了脸。

镜子里的人,脖子,肩膀,胸膛上大片苍白的皮肤交错着各式各样的斑驳痕迹。

还有那有些红肿刺痛的嘴唇。

报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嫌我短,我又补了一截,虽然还是短…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…
_(:з」∠)_

评论(11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