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Orange

哥你不娶何耽啊QAQ

【晨远】撩兄日常-谁比谁能撩

明天考完最后一科回家,就可以好好更辣!现在只能更更段子,求见谅QA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韦三牛伸着懒腰,午休闲着没事打算去找凌大院长撩一撩,啊不,聊一聊。

刚推开院长办公室大门,就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背影在里头转悠。

呦嗬,这谁家姑娘这么大个儿?

凌远新对象?

韦三牛望着这五大三粗的"姑娘"忍不住地想……

凌远如今的口味是比以前重多了……

正胡思乱想间,"姑娘"回过头瞧见韦三牛,踱到他面前冲他甜甜一笑,"别来无恙啊,三牛哥。"

看着面前和凌远一毛一样的脸,韦三牛只觉得脑内轰隆一声,炸起了一朵蘑菇云。

然后是一阵诡异的沉默,韦三牛死机三十秒后重启成功,扯着僵硬的笑,"是蔺晨啊……"


上完厕所回来的凌大院长就看见自家表弟对韦三牛强行身高压制,谈笑风生,把韦三牛撩得是一头冷汗,看到凌远进来,三牛立马眼睛放出一千瓦光芒,"小晨,你哥回来了,你们兄弟俩好好撩,啊不是,好好聊好好聊!"然后就跟被狗撵似的往外蹿,路过凌远时还不忘耳语一句,"你这表弟是啥变的妖精吧!祝你们撩得愉快!"

凌远冷笑着挑眉,回一句,"建国后不许成精。"

凌远走回位子上坐下,随意地瞟了一眼正靠在桌前俯下身盯着自己的蔺晨,白衬衫的领口解了几颗,白皙的锁骨若隐若现,随着领口往下不知道是一片怎样的风光。

凌远喉结轻轻滚动了几下,开口说到,"说了多少遍,不要偷穿我衣服。"

蔺晨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带嗔意的凌远,觉得心里有根羽毛软软地挠着心窝,凌远小扇子似的睫毛轻轻煽动几下,鼻梁笔直又挺拔,最要命的是他淡粉色的唇,有些干燥,凌远不时地伸出软软的舌头将唇瓣舔湿。

凌远抬起头,将苍白而纤长的脖颈毫无防备地暴露在蔺晨的视线下,喉结上下滑动着,低沉而磁性的嗓音缓缓地响起:"你怎么来了?"

蔺晨捂住鼻子转过身,深吸几口气。

总有一天自己要肾亏,或者失血过多而亡。

评论(22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