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Orange

哥你不娶何耽啊QAQ

一个很喜欢的大手退圈了…伐开心…我也想退…并没有人会理我吧…毕竟我产的不多又写得不好,存不存在没区别…我对自己的文笔和坑品都无望了…说起来写文初衷原本就是为了开心,但是身为作者真的会忍不住去在意别人的看法…唉…_(:з」∠)_


【荣杜】如果没有你

前国军201旅少将旅长杜见锋,认识他的人都知道,他原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他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抗战胜利70周年胜利阅兵的重播,窗外头密密匝匝地下起了雨。

他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屏幕,却似乎看到了更远的地方去。

他崎岖纵横的面庞,满是岁月的风刀霜剑留下的痕迹。

他眼角干干的,连泪都流不出一滴。

他只面无表情地枯坐着,即使心里也跟着窗外风雨交加、电闪雷鸣。

前国军201旅少将旅长杜见锋,认识他的人都知道,他原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至少在荣石死之前,他原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
我真的好想你

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

眼睛干干的

有想哭的心情

不知道你现在

到底在哪里

【晨远】撩兄日常-亲吻与强迫

大家不要怕!!!虽然题目看起来有肉!!!但是没有!!!

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蔺晨伸手扣住凌远的腰身,激动地回吻有些不知所措的凌远,舌尖探入他口中舔舐着凌远因为惊讶而的不算紧闭的牙关和齿龈。

凌远的睫毛轻颤着,不知该如何是好,但他觉得这个吻是愉快的,于是也开始回应,打开牙关欢迎蔺晨的巧舌入内嬉戏。

两人唇舌纠缠了许久,津液争相漏出嘴角,他们只是无止无尽地激烈拥吻着,像是有无穷无尽的感情在向对方倾泄着。

最后凌远趴在蔺晨身上剧烈地喘息着,喘顺了气,在蔺晨耳边轻声地笑了。

“凌远,”蔺晨却是郑重地喊了他的名字。

“我爱你。”先开口的却是温柔而认真的凌远。

然后蔺晨也笑了,又不着调地说,“我也爱我自己。”

“不谦虚…”

“不谦虚你也得爱,要不咱们酒后乱性一个?”

然后,蔺晨又一次被踹下了床。

2

第二天早上蔺晨醒来的时候,凌远又不在房里,蔺晨有种不甚真实的感觉,他走出房里,看到凌远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又觉得分外安心,于是走过去从背后拥住了凌远。

“孩子气。”凌远嗔怪了一句,拍了拍蔺晨交握在自己身前的手背,“你还想不想吃饭了?”

“凌远,你是怎么想通的?”

“想什么通,你强迫我的,你得负责。”

蔺晨知道凌远是指昨晚的吻,就笑笑不再追问,反正一切都不要紧啦。

“那我可亏大了,都没强迫完就被你踹下去了,你现在再让我接着强迫强迫。”蔺晨意有所指地蹭了蹭凌远的翘臀。

凌远伸手关上了燃气灶,狠狠地往后踩了蔺晨一脚。

3

蔺晨和凌远在一起了,日子还是原来那样过,时光中流淌过多少细水长流。
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这样完结吧,我写不下去了,虎头蛇尾很抱歉,番外也不会有了。
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
再见。

【晨远】撩兄日常-怎样让当局者不再迷

拖了这么久没更,没有取关我的都是真爱…

今天这章依旧不长,画风突变,感觉写得不大好,不过想想还是发吧…

宝宝我心疼单恋的阁主,强行推动剧情帮他一把…

我去睡啦,大家晚安!

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就为了蔺晨的那点儿杰作,凌远生了好几天的闷气,一直都不愿意搭理他。

蔺晨委屈,“明明是你先动手的。”说了揉了揉自己一脑袋的板寸。

凌远白了他一眼,“那你就这么整我?成何体统!”

蔺晨心里苦,可他没地儿说。

蔺晨觉得凌远心里一定是有自己的,否则他不会一直放任自己胡闹,放任自己对他做这些不成体统的事情,他也知道,凌远一定没真生自己的气。

凌远,从来都舍不得对蔺晨生气。

2

凌远其实也是很烦恼的,他觉得一切都变得不对劲起来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凌远记得,蔺晨以前实习和韦天舒、李睿一起嬉笑怒骂,自己笑着拉着林念初的手,满心的不是滋味。

凌远记得,自己听说蔺晨一个人一声不吭地跑到法国去,气得折断了一支铅笔。

凌远记得,自己胃疼得彻夜辗转,还突然担心蔺晨在国外会不会好好吃饭。

凌远记得,自己众叛亲离,孑然一身,蔺晨却突然回国,笑眯眯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给了凌远一个大大的拥抱,让他一瞬间觉得身上所有的重压都被蔺晨轻巧地化解了。

而在蔺晨回到他身边的这段日子里,凌远猛地发现,自己这个表弟变得有些…诱人…

凌远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然后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回了神。

3

韦天舒和李睿发现凌远发呆的次数变多了,而且每次发完呆总是一脸受了惊吓的样子。

“有问题。”两人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。

“这症状…似曾相识…”李睿说着扶了扶眼镜。

“依我看…为情所困。”韦天舒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。

“你说…凌远这回是看上哪家姑娘了?”

“姑娘?”韦天舒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蔺晨那长发飘飘、膀阔腰圆的背影…

4

凌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家,却没看到蔺晨。

凌远看了看表,晚上十点。

凌远给蔺晨打了个电话,没人接。

凌远开了盏灯坐在沙发上看书,一行字看了十分钟。

墙上的钟嘀嗒嘀嗒地响,指针慢慢地指向了半夜两点钟。

这时候咔哒的钥匙开门声突兀地响起,凌远猛地从沙发上弹起,冲过去开了门。

门外是不省人事的蔺晨,和半扶半搂着蔺晨的一个男人,他手里还拿着蔺晨的钥匙,保持着开门的动作。

男人看了一眼和蔺晨长得如出一辙的凌远,礼貌地笑了笑,“您好,您是蔺晨的哥哥吧,我是他大学同学陈元,今天同学会,蔺晨被大家灌醉了,我送他回来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凌远紧盯着他搂着蔺晨的腰的手,强行从他手里接过了蔺晨软成一滩泥的身躯,然后与陈元道了别。

凌远搂着蔺晨进了房间,把他放上床,却忍不住来回摩挲他的腰线。蔺晨的唇红得欲滴,几乎要刺伤凌远的眼睛,凌远觉得自己被鼻尖萦绕着的醇香酒气引诱住了,鬼使神差地倾身吻住了蔺晨的形状优美的唇。

这时,蔺晨睁开了眼,眼底一片欣喜和清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陈元嘛,晨远嘛,有人看出来吗?

话说卡在这里,接下来是酒后乱撩呢?还是酒后乱性呢?还是盖着棉被纯聊天呢?

这个…看我心情…lo主肾不好…洗洗睡了!

问各位安!_(:з」∠)_

《撩兄日常》停更通知…

占个tag…

最近灵感下线,真的码不出来…年关又忙,等过了年也少不得走亲访友…抱歉一下~等灵感来找我…

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…别揍我…

_(눈_눈」∠)_

听说Lofter版本上新了…

我!绝!不!屈!服!

更新永不提醒。

永!不!

不!

新版真是丑cry我…

我什么都没说!

我今晚觉得自己潜力无限(๑•̀ㅂ•́)و✧
对了好想写庄恕×胡汉新!
天呐我不要再挖坑给自己跳了!当我没说!

【晒戏】偶遇(胡汉新×咖啡)-2016.02.02

 和@凌渊月 妹纸合作炒鸡愉快~么么哒~发现和妹纸是本家~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~

——2016.02.02——

时间:某日晚

地点:第一医院外的马路上

人物:胡汉新(一只Orange)×咖啡( @凌渊月 )

情节:


胡汉新:

终于下班了。【伸懒腰,收拾好东西,离开医院,走到了公交站牌。】

天怪冷的。【往手上哈了口气】


咖啡:

【坐在路边发呆】


胡汉新:

【看到有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坐在马路边,走过去问问】小伙子,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?


咖啡:

【抬头看看人,又重新低下头】嗯


胡汉新:

【对他温和一笑】你不要怕,我不是坏人。


咖啡:

【仔细看看对方,有点疑惑】你…怎么那么眼熟?


胡汉新:

是吗?我也觉得你有点眼熟。嗯…挺像我们医院院长的。


咖啡:

【歪歪头】你们院长是谁?


胡汉新:

我们院长…就是这旁边第一医院的院长,挺严肃的。


咖啡:

【恍然大悟一般】哦~【笑了一下,摇摇头】不认识


胡汉新:

我也不认识,院长日理万机,我就远远地见过一两回。

这么冷的天,不回去,你在这儿坐着干嘛?有心事?


咖啡:

【愣了一下摇摇头】没心事…不过…我还是觉得你眼熟…


胡汉新:

嗯…咱们在哪儿见过吗?也许我以前给你看过病?


咖啡:

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】我生病很少去医院的,尤其是第一医院


胡汉新:

【听他这话忍不住笑了】第一医院怎么你了?


咖啡:

【终于忍不住把白眼翻了出来】怎么我了…我排个队挂个号都费劲…我又不是得了什么快死了的大病,没事跑那里做什么去…


胡汉新:

你们这些学生,仗着年轻身体好,小病不看,拖成大病【叹了口气,忍不住想起了逝去的好友戚伟易。】


咖啡:

【瞧着面前突然有些伤感的人,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好低头去拨弄手里的吉他】


胡汉新:

【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抱歉地笑了一下】你会弹吉他?


咖啡:

【没抬头,手指在琴弦上拨弄】会啊


胡汉新:

【看着他手指熟练的动作】你应该弹得很好吧


咖啡:

【抬头望望人】你要听吗?我自己做的曲


胡汉新:

【温柔地笑了】好啊,我洗耳恭听。


咖啡:

【调了一下音准,找了个舒适的姿势,边弹边唱了自己新近谱好的歌曲】


胡汉新:

【动听的歌声和曲调仿佛把一天的疲劳都一扫而光,还真挺好听的,心里对他多了几分赞赏】


咖啡:

【一曲终了,抬头望着人】怎么样?


胡汉新:

【眯起眼睛笑】很不错,你很有天赋嘛。


咖啡:

【听了人的赞扬,一下子激动起来,站起来就去握他的手】真的不错吗??!


胡汉新:

【瞟了一眼上来的手,没放在心上。真诚地点头】我觉得很好听。


咖啡:


【露出今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】谢谢你…谢谢你!


胡汉新:

【看他开心的笑容,觉得有点好笑】谢我干什么?


咖啡:

【觉得自己反应有点过度,不好意思的收回手继续拨弄着吉他】你是第一个赞扬我 的音乐的人


胡汉新:

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


咖啡:

【收起吉他背在背后,手拢在嘴边呵了呵气】天真冷啊…【偏过头看看人】你…怎么称呼你…打算怎么走?


胡汉新:

是挺冷的,你还穿这么少坐马路边。我叫胡汉新,是第一医院的医生,很高兴认识你。


咖啡:

哦哦…我是咖啡,很高兴认识你


胡汉新:

很特别的名字。我在等公交车呢,你呢?


咖啡:

我…【犹豫了一下】只是坐坐


胡汉新:

夜深了,你一个学生不安全,要不这样,我给你叫辆车。出租车——【伸手就要拦车】


咖啡:


【赶紧挡住人的胳膊】别别别…我还不想回去呢


胡汉新:

怎么?跟家里吵架了?

还是跟朋友闹不愉快?


咖啡:

【低头踢着路边的石子玩】没有…



胡汉新:

【疑问地看着他】没有?那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去?总要有个理由吧。


咖啡:

【没有抬头继续踢着石子】没有理由…不想回去


胡汉新:

不想回去,那你怎么办?【皱眉】


咖啡:

【好像突然对地上的石子很感兴趣,坚决不抬头,只是踢石子玩】呆着呗


胡汉新:

那怎么行?太不安全了!【沉思一下】你今天让我碰见了,我就要是不管,我可良心不安。你要是信得过我,去我家先呆一晚上?


咖啡:

【吓到脚下一个趔趄】什…什么?


胡汉新:


【看他受惊吓的样子,忍不住皱眉】你别怕,我没有恶意,对不起,我考虑不周,刚认识怎么能就带回家呢,要不你去住旅馆?我看你有了着落才能安心。【掏出钱包,抽出三百块钱】我就这么多了,你拿着,先找个地方过夜。

【把钱塞到他手里】


咖啡:

【赶紧把钱塞回人手里】别别别,我不能要你的钱…我再坐一会儿就回去,你不用担心…【声音渐渐小下去】反正…我们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了


胡汉新:

【见他不要,就把钱收起来】那好,要我再陪你一会儿吗?我就在第一医院工作,你要是有事,可以来找我。【微笑】


咖啡:

【轻轻摇摇头】不用了…你还是回去吧…


胡汉新:

【掏出名片递给他】这个是我的名片,你到家了,给我发个消息,否则我大概要睡不安心了。


咖啡:


【接过名片,心里却莫名的不舍起来,咬咬嘴唇,压下心里奇怪的感觉】好吧…那…再见…


胡汉新:

【正好公交车来了】我车来了,再见!【冲他挥挥手,跑向公交车】


咖啡:

【呆呆的看着人上车离去】


胡汉新:

【上了车坐在靠窗的座位,冲着望着这边的青年再次笑着挥手致意。】

【接着车开远了】


咖啡:

【失神的看着手里的名片,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】〖我这是怎么了…〗【轻声笑了出来,回想着刚才与人的对话】


……


咖啡:

【不知在外面坐了多久才拖着冰凉的身体回了家。推开房门放好吉他,从兜里掏出那人的名片。】〖要不要给他打电话?他…真的会等着我的电话吗?〗【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拿起了手机,按着号码拨了过去】


胡汉新:

【在床上躺了好久,还是睡不着,大概是还是不放心咖啡吧,思虑间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】

【陌生的号码?是他吗?按下接听键】喂,您好,我是胡汉新。请问您是哪位?


咖啡:

【听着对方的声音,突然觉得有些想哭】〖我这是怎么了…〗【自嘲的笑笑】我是咖啡…就是刚才那个…


胡汉新:

【还真是他,忍不住笑起来。】是你啊?回去了吗?


咖啡:

【觉得有些头晕,便握着手机倒在床上】嗯…到家了…刚刚到的…你呢?到家了吗?


胡汉新:

我早就到了,你这也太晚了,这么冷的天你当心感冒。

【听着他的声音有些不对劲,又皱起了眉头】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


咖啡:

我没事的…【说完便觉得喉咙一阵发痒,赶紧抓起旁边的水杯,也不管水还是冰凉的,直接灌了两口,压住咳嗽】


胡汉新:

【眉头扭成了麻花】你可别想骗我?我可是医生!明天记得去看医生知道吗?


咖啡:

我没骗你啊…我没觉得不舒服【压不住咳意,便用手紧紧捂住手机,开始小声咳起来】


胡汉新:

还否认!家里有热水没有?不要喝凉的。


咖啡:

有热的…【赶紧摸出感冒药往嘴里倒了两粒拿旁边的水送下去】没事,真的…你早点休息…


胡汉新:


【叹了口气】那你也早点睡,要是明早起来还不舒服,一定要去看医生。


咖啡:

【深深吸了口气】嗯,好…晚安


胡汉新:


晚安。【挂了电话,这才有了些许睡意。】


咖啡:

【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,心里竟莫名的安静起来…捂住嘴又咳了两声,挂掉手机倒在床上。睡意渐渐淹没了自己】
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

再次感谢 @凌渊月 妹纸~咱们继续加油~


(微修公告)【晨远】撩兄日常-竹马竹马那些年

文里有些细节做了点改动,以下为注释说明↓↓↓

①年龄变动:因为有GN提醒凌远是天才不是十七岁上大学,我本来是懒得改了,反正已经一堆私设了,不过想了想还是改了。所以蔺晨的年龄也做了相应的改动。

②8年本硕博连读:百度了一下,医科生本硕博连读8年可获得博士学位,就采用了这个设定。

③普通外科:普通外科是因为我今天看的《到爱的距离》的小说版,说凌远是普通外科的,电视剧我没补完,不知道是不是跟小说设定一样。

大概就是这些_(:з」∠)_

详情见链接↓↓↓

http://orange318.lofter.com/post/1dc70c7a_9cceebf

如果链接不能点…其实就是我上一篇辣…

_(:з」∠)_

【晨远】撩兄日常-竹马竹马那些年

私设蔺晨比凌远小7岁。

然后……没有凌欢……

今天不撩不逗只煽情…_(:з」∠)_

主要是交代一下故事发生的背景。

以下正文↓↓↓↓↓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蔺晨对凌远的心思,凌远不是不知道的,事实上家里所有人都知道,不过家里开明,亲朋好友们也不多过问。

可凌远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。

1

凌远虚长了蔺晨几岁,两人的母亲是亲姐妹,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,凌远很小就寄养在阿姨家,因此打蔺晨一出生,就跟在小凌远身边了,凌远对蔺晨总是宠着惯着,一天天地把表弟宠大了,也眼看着绵软可爱的小包子越长越像自己,所以家里表兄弟虽多,谁也比不上他俩感情好。

蔺晨家里是中医世家,他父亲更是享誉国内外的中医专家,蔺晨长大了就子承父业学了中医。凌远虽然自小也受着姨父的中医熏陶,却偏偏对西医起了兴趣。

凌远是个天才,学什么都比别人快,于是常跳级,凌远出门去上大学的时候才十三岁,蔺晨还在上幼儿园大班,拽着凌远的袖子说,"哥,我跟你一块儿去玩儿吧!"话音刚落被他爸一拍脑袋,"胡闹什么的,你哥可不是去玩儿的,你以为都跟你似的。"

"我怎么了,我就跟着哥!他不去玩儿,我也能带着他玩儿!"

"小晨,哥去外面上学,你在家要听话,哥有空给你打电话,回来给你带糖吃。"十三岁的凌远已经长得高高大大,弯腰揉揉才自己肚脐眼儿高的蔺晨的小脑袋,暖暖地笑了。

"就你惯他,把这小子胖的。"蔺晨他爸掐了掐自家儿子肉乎乎的小脸蛋,把小蔺晨疼得龇牙咧嘴。

蔺晨妈妈想着凌远也不过是个半大孩子毕竟还小,心里十分不放心,有些舍不得地拍了拍凌远的后背,说"小远啊,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,有啥需要都打电话跟家里说。"

"嗯,知道了,小姨妈。"凌远懂事地点点头,踏上了漫漫求学路。

2

凌远上了大学却不再跳级,打算稳扎稳打,安安心心申请了b大医学院八年制的本硕博连读,认真治学研究,课业极其紧张,还是抽出空来给蔺晨每天一个电话,每个月往家里一封信,凌远每个月的花销,都是话费和邮资占了大头。

韦天舒嘲笑他,"知道的你是为了弟弟,不知道的以为你异地恋呢。"

凌远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"你小子是不是闲得慌,太闲把论文自己改了,别老往我这儿甩。"

韦天舒立马吓从心了,"嘿,别别别,凌远,我是真没办法了。写完这篇论文已经是要我命了,谁知道教授这么苛刻,你就帮我改改吧……"

……

 凌远每次来了信,蔺晨总是宝贝得不行,都不许别人先动,蔺晨的床头摆着自己和凌远的合照,蔺晨识字早,凌远对他的早教可谓是尽心尽力,蔺晨也是天资聪颖,还没等上小学,蔺晨就把大部分的常用字都认全了。

蔺晨往床头一窝,拆开信件,逐字逐句地小心读下去,生怕错漏了哪些。读完信,蔺晨把它藏进书柜的鞋盒子里。然后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,长大了就可以陪哥一起去上大学了。

凌远在b大医学院本硕博连读的第七个学年刚结束,为了实习,他暑假没有回家。

而步入青春期的蔺晨做了他第一个荒唐而淫靡的梦,梦里他把自己最敬爱的表哥压在了身下。醒来后的蔺晨一点也不慌张,当他父母正高兴儿子大了,他很坦然地向父母出了柜,"爸,妈,我做梦了,是和男的。"他爸妈沉默了,然后说,"你高兴就好。"

过了几天,蔺晨又说,"爸,妈,我想哥了。"他爸妈这才有了强烈的危机感。

等到凌远寒假再回家,蔺晨又闹着要跟他一起睡,蔺晨爸妈吓坏了,担心自家儿子对毫不知情的凌远下毒手,连忙阻止,然而架不住凌远惯他,两位家长忧心忡忡地望着凌远跟着蔺晨走进房间,仿佛看着羊入虎口。

可蔺晨却很老实,他只是乖乖地窝在凌远怀里,轻声地说,"哥,我喜欢男的。"

凌远惊讶了一下,摸了摸蔺晨一头软毛,"这不要紧,只要我们小晨能过得好。"

蔺晨无声地叹了口气,抱住凌远的腰,睡了。

3

蔺晨一直在努力长大,长大成不再是凌远眼里的小孩子,长大成有资格站在凌远身边,成为凌远的爱人。

可是等蔺晨真的长大成人,参加完高考,被b大医学院中医药专业录取,凌远却把林念初带回了家。

蔺晨状似漫不经心地笑着祝福他们,然后不动声色地和凌远拉开了距离。

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。

蔺晨实习的时候,凌远已经在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工作了有些年头,年纪轻轻当上了第一医院普通外科的主任医师。凌远想带蔺晨,奈何专业不对口,于是一得空,凌远就带着林念初跑去看蔺晨实习,韦天舒也总屁颠屁颠地跟过去看看这老被凌远挂在嘴上,揣在心窝里的表弟到底是个什么德行。蔺晨不爱搭理凌远虐狗夫妇,于是一来二去,反倒跟韦天舒打得火热。

韦天舒也没少被蔺晨欺负,于是总找凌远诉苦,"你这表弟,比你厉害多了。"

然而实习结束,毕了业的蔺晨却没众望所归地留在第一医院工作,而是转身就跑法国留学去了,学了个跟中医八竿子打不着的信息工程专业。除了过年,一有假期他就各大洲各国去玩,留学完也不肯回来,一直留法创业,一手创设了LYG信息检索系统申请了专利,并建立了琅琊阁中文论坛。一时在业内名声大噪,成为炙手可热、各大公司竞相争抢的人才。

而他却在此时回国了。

因为他听说了一个消息。

凌远离婚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LYG信息检索系统=琅琊阁信息检索系统

我真不太了解医学和信息工程学,所以都是在乱写…
_(:з」∠)_

2016.02.03   ↓↓↓   文里有些细节做了点改动,以下为注释说明——

①年龄变动:因为有GN提醒凌远是天才不是十七岁上大学,我本来是懒得改了,反正已经一堆私设了,不过想了想还是改了。所以蔺晨的年龄也做了相应的改动。

②8年本硕博连读:百度了一下,医科生本硕博连读8年可获得博士学位,就采用了这个设定。

③普通外科:普通外科是因为我今天看的《到爱的距离》的小说版,说凌远是普通外科的,电视剧我没补完,不知道是不是跟小说设定一样。

大概就是这些_(:з」∠)_